Discuz!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资讯

订阅

皇氏集团业绩变脸马上卖出留下一个债务山大烂摊子

2019-08-21| 来源:互联网| 查看: 317| 评论: 0

摘要: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转型王”皇氏集团:业绩变脸马上卖出,留下一个“......
我爱原味网 我爱我家房产官方网 我爱网 我爱自学网 我爱评书网 https://www.fgw.la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

  “转型王”皇氏集团:业绩变脸马上卖出,留下一个“债务山大”的烂摊子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紫枫

  流程编辑|安安

  皇氏集团是一家扎根于西南地区的地方性乳制品企业,实控人为黄嘉棣。

  不过最近,皇氏集团惊人的扣非净利润减速引起了风云君的注意: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皇氏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依次为831.6万、-6.31亿和102.05万,同比暴跌96.88%、7683.04%和76.89%。

  反映到二级市场上,是一泻千里的股价,连一点像样的反弹都没有。

  皇氏集团的总市值从2012年底的20多亿市值快速攀登至2015年的市值顶峰243亿,随后又滑落至如今40多亿。

  市值出现过山车似的大幅波动,表明背后的故事相当精彩。

  风云君曾经在2017年10月20日发表的《“减持王”皇氏集团:左万达右奇虎,故事在腰间,减持摆胸口》中把上市公司减持的故事撸了个遍,如今又出现新进展。

  耍猴儿不怕人多,看热闹不嫌事大,风云君今天决定再吃这家上市公司的“瓜”,出一期SeasonTwo。

  一、连续出手,把御嘉影视和盛世骄阳收入囊中

  纵览皇氏集团最近5年转型之路,可发现上市公司转型之迅速,花钱之果断,世所罕见。

  上市后,皇氏集团专注乳制品业务,埋头苦干4年,通过不断的“努力”终于证明自己的主业不够性感,上市后股价不涨反大跌超30%,吸引不了市场玩家来凑个热闹玩一把,而其他玩概念、搞重组、玩劈腿跨界的公司反倒涨得有声有色,割韭菜割得风生水起锣鼓喧天。

  铁的事实一遍一遍的证明了,在A股靠讲故事割韭菜,比干主业不仅来钱多,关键还快啊,还没成本啊!

  黄嘉棣看在眼里,计上心头。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皇氏集团盯上了影视传媒行业这块大蛋糕。

  (一)靠赊账撑起来的御嘉影视

  2014年4月22日,皇氏集团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李建国的御嘉影视100%股权,交易对价为6.825亿元,其中以股份支付4.78亿元,支付现金2.05亿元。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向实控人黄嘉棣发行1685万股,募集资金2.28亿元,用于支付交易的现金对价及中介费用。

  上市公司实控人包圆配套资金计划,似乎非常看好本次并购。

  因此,上市公司除了向李建国和黄嘉棣合计发行5223.89万股(等同于印钞票的“小央行”功能)以外,一分钱现金都不用出。

  截止2014年3月底,御嘉影视的净资产为1.09亿元,预估增值率达527.14%。

  先看看御嘉影视的资产质量。

  御嘉影视主要从事电视剧制作及发行业务。2014年上半年,公司推出电视剧《我爱男闺蜜》,成为四大卫视播放收视率所占市场份额合计位列全国第一,表明公司具有一定的电视剧制作发行能力。

  这或许也是实控人对这家公司充满信心的依据之一。

  不过根据御嘉影视的审计报告显示,这家公司的资产质量似乎不咋地。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御嘉影视的成长性较高,2014年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已接近2013年全年,这或许与该公司推出的电视剧备受好评,版权收入大增有关。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4年3月底,应收账款高达1.46亿元,占总资产的61.22%,且约等于2013年和2014年一季度的营收之和,表明营收主要通过赊账的方式实现。

  再者,2012年至2014年一季度,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61.61%、60.47%和53.25%,总体偏高,且2012年和2013年合计产生700多万利息支出。结合现金流量表综合考虑,御嘉影视的现金流相当紧张。

  不过,这不妨碍实控人李建国自信地承诺:御嘉影视2014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500万元、8,775万元、1.18亿元和1.6亿元。

  2014年11月18日,增发股份上市。本次收购给上市公司带来5.63亿元的商誉。

  皇氏集团一宣布转型,二级市场马上给予“积极”的回应。自公司宣布重组复牌后,截止2014年11月17日,公司股价上涨接近翻倍,实控人黄嘉棣身价暴增。

  可能尝到了甜头,马不停蹄地准备收购心仪已久的对象——盛世骄阳。

  (二)盛世骄阳“要成为新规则的制定者”

  为什么说黄嘉棣对盛世骄阳心仪已久?

  原因是在御嘉影视的收购还没结束,皇氏集团就急匆匆地签署《关于对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实施股权投资的协议书》,明确提到“公司(皇氏集团)有权在上述被投资公司(盛世骄阳)在财务、业务、经营状况达到符合约定的条件后,对该等公司(实施收购直至取得该等公司的控制权”。

  并发布一份关于盛世骄阳的发展报告,目的应该是画大饼充饥,把胸脯拍得梆梆作响,其中该公司的战略目标如下:

  “打通产业链上下游资源”、“成为新规则的制定者”等字眼让我等吃瓜群众不明觉厉,差点以为盛世骄阳在新媒体影视的地位将媲美咱们市值风云在财经新媒体、第三方研究机构领域的地位。

  完成对御嘉影视收购的两个月后,上市公司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徐蕾蕾、银河资本、盛大网络等7名对方持有的盛世骄阳100%股权,交易对价高达7.8亿,增值率比收购御嘉影视低,为237.99%。

  被上市公司寄予厚望的盛世骄阳资产质量又如何呢?

  2013年和2014年,无形资产是盛世骄阳总资产占比最高的科目,占总资产比例高达53.61%和61.66%,主要是影视节目版权。

  常理而言,传媒影视公司的收入来源是通过发行、运营节目版权在授权使用期间获得收益,但是互联网视频市场等新媒体市场的用户习惯与传统市场有较大不同,导致新媒体市场的商业模式也随之变化。

  此外,与御嘉影视相比,盛世骄阳的赊账情况相对较轻,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在2014年达1.63亿元,基本能覆盖短期借款,表明公司能通过经营活动获得现金流,偿债压力较轻。

  为了不辜负上市公司的“厚爱”,徐蕾蕾承诺,盛世骄阳2015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9000万和1.08亿元,且2015年至2017年运营收入比例指标分别不低于45%、55%、65%。

  2015年8月3日,增发股份上市,实控人黄嘉棣的股份进一步稀释至37.14%,且给上市公司带来4.92亿元商誉。

  到底这两家影视传媒公司有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呢?

  此处先卖个关子。

  皇氏集团在影视传媒领域的两大子公司布局完成,接下来就是在影视传媒领域大刀阔斧拓展业务。

  二、上市公司在影视传媒领域动作频频

  两家公司到手后,通过何种方式大力在影视传媒领域创收,自然是摆在黄嘉棣面前的问题。

  梳理上市公司最近5年的公告,可发现其开拓业务的主要方式是设立并购基金、与同行业的许多公司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等。

  下图是皇氏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影视传媒领域的动作:

  从上表得知,从2015年至2016年,皇氏集团及其子公司频繁地通过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与其他拥有行业资源或者奇虎360、新东方等平台方展开合作,持续围绕幼教动漫内容、影视剧制作等方向的上下游建立渠道,打造全产业链运营。

  不过,如果细读上述这十几份公告,可发现皇氏集团在战略合作中的优势基本阐述为“充分利用资金优势”,换而言之扮演一个大款掏钱的角色,合作对方主要负责提供平台或者行业资源。

  其中,2015年5月4日和9月15日,皇氏集团分别设立皇氏暾澜新兴产业并购基金和赛领皇氏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合计出资11.1亿元,主要投资方向是文化产业、互联网金融及供应链等。

  此外,为了支持两大子公司全力发展,上市公司为两家子公司在银行的授信额度和贷款提供担保。根据2017年年报,上市公司为两家子公司提供的实际担保金额高达5.5亿元。再结合其他的诸多合作方的协议内容,可清晰感受到上市公司对影视传媒领域的发展给予厚望,几乎倾尽上市公司全部力气支持两大子公司发展。

  有上市公司全力保驾护航,两大子公司交出什么样的成绩单呢?

  皇氏集团大力折腾“两条腿走路”模式的结果如何呢?

  马上为各位老铁揭晓答案!

  三、李建国股权惨遭拍卖,东方证券“无奈”上位

  先讲御嘉影视的成绩单。

  前面提及,李建国承诺御嘉影视2014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500万、8,775万、1.18亿和1.6亿元。

  那么完成结果如何呢?

  喜大普奔!在上市公司不遗余力地支持下,御嘉影视顺利“擦线”完成4年的业绩承诺!

  此处应有掌声!

  然而,皇氏御嘉影视完成4年业绩承诺后马上“泄气”,2018年仅实现营收1.89亿元、净利润4347.25万,比起2017年营收达4.74亿,归母净利润达1.63亿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上市公司把这口锅甩给了市场大环境,并预计“未来中短期行业恢复仍具有不确定性”。

  换而言之,御嘉影视的收入营收双下滑可能不是那么轻易能扭转的。

  4年业绩承诺完成后,业绩马上变脸。经常看风云君文章的老铁们估计都能猜到这个结果。

  该减的商誉还是要减的,2018年计提御嘉影视商誉减值准备5.53亿元,占其商誉总值5.63亿元的98.22%,可以说一次洗白白,撸得干干净净了。

  以风云君穷得快揭不开锅,只能天天码字赚点生活费的生活标准来看,李建国在2014年上市公司收购御嘉影视时已获得2.05亿元现金,应该说吃香喝辣是一点问题都木有,但随后几年的故事发展却处处透露出一丝丝“贫穷”的味道。

  2016年6月8日,上市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李建国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已被全部质押或司法冻结。

  李建国控制的御嘉置地有限公司与山东信托公司出现借款合同纠纷,根据法院判决结果,李建国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而持有的360万股被司法冻结。

  而且,李建国的887万股被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冻结,理由是因股权转让纠纷案的对方进行诉前财产保全。

  或许由于身陷多宗案件,为了保证兑现业绩承诺,李建国将其2857.72万股(占所持股份28.73%)质押给皇氏集团的老员工,即董事王婉芳。

  上述三项合计质押及冻结股权占比达41.27%,其余58.73%股权已被质押给东方证券。

  仅过了1个月,上市公司再度宣布李建国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一口气把李建国所有股权都冻结掉。

  根据上市公司披露,东城区法院冻结的8698.72万股对应5个被执行案件,涉案总金额高达1.24亿元;处于司法轮候冻结的1247万股分别对应1个司法案件,涉案金额为2400万和1个诉讼财产保全案(即上文提到由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判决的案件),涉案金额为2650万元,合计约达1.75亿元。

  而且,上述6个司法案件均为李建国作为担保人为御嘉置地有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从工商管理信息显示,李建国名下有41家公司,其中御嘉置地有限公司有多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可谓劣迹斑斑。

  按理说,才刚得到上市公司2个亿不久的李建国,还1.75亿的债务应该问题不大。

  结果,上市公司披露,公司董事宗剑替李建国偿还欠款1.89亿元,随后李建国同意将其持有的3217.72万股质押给宗剑,作为归还欠款的保证。

  由于质押日期为2017年3月9日,与上述所有司法案件解除股权司法冻结的时间是同一天,极有可能是宗剑替李建国偿还上述债务。

  然而,李建国的故事仍没结束。

  上文提及,早在2016年6月以前,李建国已质押其58.73%上市公司股权给东方证券。

  自2016年7月起,皇氏集团的股价持续暴跌;截止2018年7月31日,市值已跌没了70%。

  东方证券估计挺着急的,毕竟公司跌幅这么大,股价估计非常接近甚至已经跌破平仓线,但上市公司没有披露李建国的股权质押情况。

  一直到2018年7月31日,上市公司突然宣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李建国在东方证券质押的5841万股,并将于2018年8月15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起拍价约为3亿元,对应股价为5.148元/股。

  然而2018年7月31日上市公司的收盘价为4.35元/股,比拍卖价折价15.5%。既然在二级市场增持更便宜,谁会去参加拍卖呢?

  果不其然,本次拍卖流拍。

  东方证券还能咋办?凉拌呗,卖不出去只能砸在自己手里!

  根据裁定书,由于流拍,李建国持有的5,841万股作价人民币约3亿元交付东方证券抵偿债务。自9月12日起,东方证券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李建国为第五大股东,仅持股1.06%,退出5%以上股东行列。

  最后,李建国消失在2019年一季度十大股东列表上,彻底退出皇氏集团舞台。

  李建国真乃花钱小能手呀,几个亿说没就没。

  然而,盛世骄阳的收场更为惨淡。

  四、盛世骄阳惨遭挂牌转让,徐蕾蕾迟迟不支付巨额赔款

  皇氏集团跌跌不休的股价坑惨了徐蕾蕾。

  2016年11月16日和2017年2月9日,徐蕾蕾分别在东方证券质押1600万股和527万股,融资合计1.3亿元,其中1.11亿元用于个人生活。

  由于皇氏集团的股价持续下滑,徐蕾蕾质押的股份跌至平仓线但又未能及时补充质押,导致质押的64.92万股被东方证券强制平仓,持股占比从2.78%下降至2.7%。剩余的2063.07万股仍被东方证券质押,且还有200万股质押在上海通华商业保理公司。

  本来股份被强行平仓只是“小事”,但如果盛世骄阳业绩未达标呢?

  (一)盛世骄阳业绩未达标

  前面提及,徐蕾蕾承诺,盛世骄阳2015年至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9000万和1.08亿元,且2015年至2017年运营收入比例指标分别不低于45%、55%、65%。

  2016年,虽然盛世骄阳在2016年贡献扣非净利润9155.78万元,但运营收入比例指标仅为38.22%,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徐蕾蕾按照协议只能支付现金补偿款3294.98万元。

  接下来,2017年盛世骄阳的业绩彻底憋不住,仅实现扣非净利润3065.44万元,运营收入比例指标进一步下跌至31.13%。

  然而颇为蹊跷的是,根据2017年11月25日的回复函显示,2017年1-9月,盛世骄阳已实现扣非净利润7546.74万元,完成率高达69.88%!

  难道盛世骄阳在2017年四季度反而亏损约4400万?或者是有人在11月的回复函里撒了弥天大谎?

  在2018年4月24日的回复函中,皇氏集团总结盛世骄阳的业绩变脸原因主要是“新剧网络版权价格飙升以及视频平台采购模式变化”,反正跟上市公司管理层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皇氏集团仍很“乐观”地表示,盛世骄阳将积极调整战略,预测2018年至2022年净利润将从3545.92万元回升至5237.43万元。

  信不信由你,反正上市公司自己应该是不信的!

  因为,在这份回复函发布仅10天后,即2018年5月8日,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盛世骄阳和业绩亏损的子公司广西皇氏甲天下食品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挂牌价合计为9.56亿元,其中盛世骄阳报价8.12亿元。

  然鹅,挂牌了好多天,都没有投资者看得上这两家业绩难看的公司,皇氏集团无奈地在第二次挂牌转让时打个9折,企望有人能看得上眼。

  6月15日,宁波智莲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智莲”)“施以援手”,把俩公司给收了。

  不过,颇为蹊跷的是,以“促成交易”为名,皇氏集团实控人黄老板居然为宁波智莲的控股股东上海沪上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供1.6亿元的借款!换而言之,宁波智莲仅需付7亿元,而宁波智莲的成立时间是2018年6月4日,没有开展经营活动,怎么看都像是为了接收这两家公司而成立的。

  不过,宁波智莲似乎不太守信,截止2018年末,它只付了500多万,仍欠着上市公司6.95亿元,以后也不知道还付不付这个钱。

  上市公司2017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48亿元,其中计提盛世骄阳商誉减值1.9亿元。

  (二)徐蕾蕾至今仍未还钱

  由于盛世骄阳在2017年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徐蕾蕾面临巨额赔偿。

  根据上市公司相关公告显示,徐蕾蕾应补偿股份2240.53万股,并补偿现金6753.16万元。

  鉴于徐蕾蕾的股权均已被东方证券和上海通华质押,皇氏集团在2018年3月16日向法院提出诉讼。随后法院对徐蕾蕾所有股权进行司法冻结,并查封其名下的两套房产。

  最后,徐蕾蕾承诺在2018年末以前补偿现金6753.16万元,但根据2018年报显示,上市公司仍未拿到质押的股权和补偿款。

  五、伴随大力转型而来的“副作用”

  事后复盘分析,上市公司的大力转型,仅带来2014年至2016年的营收快速增长,且埋下了商誉飙升和资产负债率猛涨等隐患。

  (一)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析

  从2014年至2016年,得益于影视行业发展红利,皇氏集团的营业收入从11.3亿元猛增至24.46亿元,但2017年和2018年营收原地踏步,仅分别为23.66亿和23.36亿元。

  与营业收入相对应的,是皇氏集团同期归母净利润从7546.87万上涨至2.91亿元,但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断崖式下滑,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5674万和-6.16亿元。

  前文提及,2017年归母净利润暴跌的主要原因是计提盛世骄阳1.9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如剔除该商誉减值的影响,当年归母净利润应约为2.5亿元;2018年巨亏6.16亿则因为转让盛世骄阳而确认投资收益-5875万和计提御嘉影视5.53亿商誉减值准备等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皇氏集团近年来如何大力折腾,从收入来看,主营业务始终是乳制品。

  从上表得知,乳制品业务的营业收入呈上涨,从2013年的8.91亿上涨至2018年的13.61亿,复合增长率超10%;毛利润从2.96亿上涨至4.13亿元,复合增长率为8.68%。

  这至少表明上市公司在跨界传媒影视领域时,没有贸然自废武功,乳制品业务仍在持续发展。

  而且乳制品业务的营收占比一直在50%以上,毛利润占比曾在2017年跌至48.23%,但随着2018年御嘉影视业绩崩塌,两个占比均回升至六成以上。

  反观影视制作和广告传媒业务就仿佛是走过的“路人”,营收和毛利润在2016年达到巅峰后迅速下滑,至2018年营收仅剩3.03亿,毛利润为1.09亿元,营收和毛利润占比缩减到20%以下。

  (二)资产负债率上升,财务费用猛增

  为了支持两家子公司的发展,上市公司不遗余力地花大钱拓展业务,致使债务问题日渐严重。

  自2014年上市公司转型以来,皇氏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从26.1%猛增至50.11%,接近翻倍。

  从负债结构来看,短期借款从3亿元增加至5.13亿元,长期借款从2015年的2.6亿元上升至3.53亿元,且2018年出现5亿元的应付债券,致使有息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从51.76%上升至68.64%。

  有息负债占比的持续提高,加重了皇氏集团的财务支出,利息支出从2014年的1811.81万元飙升至2018年的1.09亿元,涨幅高达5.02倍,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此外,为了研究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风云君采用“归属于母公司的权益/有息负债”指标,结果如下:

  从上图得知,皇氏集团从2013年的669%下降至2018年的122%,表明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持续下滑,偿债压力大增。

  结语

  2019年6月22日,皇氏集团发布公告称,拟筹划重大事项,面向全球征集非关联方战略投资者,目前已经与意向投资方进行初步洽谈。

  上市公司这次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能不能改善如今皇氏集团的债务问题呢?

  风云君只是个搬砖小伙,这么高深的问题就留给分析师去猜测吧。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分享至 : QQ空间

10 人收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上一篇:暂无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社区活动
肾病有什么危害

其实,导致肝硬化的病因有很多,不完全是由脂肪肝引起的,而且肝【....】

654人往期回顾
关于本站/服务条款/广告服务/法律咨询/求职招聘/公益事业/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乌达信息港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乌达信息港 X1.0